凉山“3·30大火”背后:雅砻江居民世代与山火抗争


新京报:在切断传播途径方面,你们分享了哪些经验?

赵剡:不知道什么原因,国外的医生对防护不是很重视,特别是口罩的问题。无论法国还是意大利,大家都承认医护人员得戴N95口罩,这说明他们知道戴口罩可以降低感染率,承认接触患者时要戴口罩保护自己。但他们会说,不是医护人员就不要戴口罩,这是目前和国内医学专家最大的分歧。

赵剡:对于国外来说,国内治疗的隔离确实很难复制。

我个人认为,面对疫情,切断传播比治疗更有效。我治好了一百个病人,结果又来了一千个;治好了一千个,又来了一万个,没完没了。新冠病毒厉害的是它的传播能力,所以治疗虽然重要,但是更重要的还是预防和切断传播途径。这方面主要靠政府,医生是干不了的。

赵剡:这段时间欧美国家的病人很多,他们肯定会积累一些经验。这听起来有点无情,但医学的经验就是这么回事:你看的病人多,你就有经验。前段时间中国给世界贡献了很多经验,接下来是欧美国家贡献经验的时候了。通过国外的经验,我们也会反过来思考,假如我们再遇到类似的情况是不是可以做得更好。

新京报:除了戴口罩,国内的一些经验会不会不太适合西方国家?

▲彭志勇。图片/武汉大学官方微信公号

国内外患者的临床表现存在差异

不过国外的医生和科学家也在进行相关研究、临床试验。像法国,现在病人很多,再过一两个月肯定就会有结果了。临床研究其实不难,对国内的科学家来说,病人数量急剧减少,所以临床试验受到了很大影响。但病人数量减少是一件好事,这说明我们遏制疫情的措施是有效的。

新京报:这样的国际交流有什么好处?